• 独臂将军陈波“血染的党证”


    独臂将军陈波血染的党证

    在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陈展着一张独臂将军陈波(原名陈汉清)血染的党证,它是1934年在川陕苏区颁发给优秀共产党员的,当时共颁发了两千张,但建国后仅发现这一张。这张血染的党证,见证了陈波将军传奇的一生。

    1929年初春,20岁的陈波在黄安(今湖北红安)七里坪参加红军。因为他当过裁缝,组织上分配他到被服厂工作。同年7月的一个夜晚,被服厂党支部在一棵大树下召开支部会,这是中国共产党在秘密阶段举行的特定方式:借助夜幕,不准点灯,也不必举手表决,只需说一声"我同意"或者"不同意"就行了。在这个"黑灯"会上,陈波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4年10月,在川陕苏区内外交困的情况下,红四方面军党组织为激励广大党员奋勇前进,决定给优秀党员签发党证,这是党对自已的儿女的一次全面审查和政治考核。每一位党员都要在支部会上交代自己的家庭出身、社会关系、个人简历、作战表现等,再经群众评议、支委会通过,呈报上级党组织批准,才能签发党证。

    在评议发党证的支部会上,宣传委员徐向前说:"我们的支部书记陈汉清同志出身贫苦,工作积极,作战勇敢,同意发给党证。"陈波领到党证后,十分珍惜,特地缝了一个小皮囊别在腰带上,专门放置党证和交党费的铜钱。

    1941年3月的一天,时任八路军前总特务团副团长的陈波向战士们介绍完滚雷的使用方法,并开始做示范。他命令大家后退300米,然后抱起西瓜大的滚雷向山丘走去,团长欧治富拦住他说:"这是新制的,有危险,我来吧!"陈波说:"你是一团之长,还是我来吧!"待大家进入安全地段后,陈波开始按雷、擦火,"嘣"的一声,不合格的滚雷一触即发,陈波倒在了血泊中。

    经过奋力抢救,他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但仅剩一条胳臂和两条无法弯曲的残腿。醒来后,他用仅有的那只右手摸到裤带上,发现少了什么,便焦急的问护士:"小皮囊呢?"护士不明其意,陈波解释说:"火柴盒大小,裤带上的。"护士将他的血衣翻遍,终于找到被鲜血浸透的小皮囊,党证也已被鲜血尽染。

    受伤后的陈波,虽说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冲锋陷阵,但他决心要为党做更多的工作。

    抗战胜利前夕,蒋介石为抢夺东北的抗战果实,向东北大肆增兵,我党采取针锋相对的方针,组建了"赴东北工作干部团",简称"东干团",紧急向东北驰援,陈波看到东北的紧张形势,便向中组部提出要参加"东干团",领导似乎在故意考验他,指着那匹烈马说:"上马兜一圈,不从马上摔下来,就让你去。"陈波接过缰绳,右手一按马背,稍一纵身便越上马背,十多分钟后回到了原地。就这样,他成了"东干团"的一名特殊成员。日军投降时,按照党的指示,陈波一个人接收了日军的一个军用仓库,他昼夜守卫,枪不离身。当后来为支援东北而伧促赶来的359旅官兵在为棉衣和枪支弹药发愁时,陈波挥动着仅剩右手的拳头说:"快来拿吧,这儿应有尽有。"我军官兵们不仅得到了充足的物资,也从这位身残志坚的老红军身上得到了莫大的激励。

    艰苦的长征、血战甘南、宁夏、山西……、赴延安、战东北,多少次,行军作战,汗水把陈波的党证浸透,多少次,沿途的奇寒把党证上的汗水凝成冰凌。在穿越鬼子的封锁线时,为防备落入敌手而暴露身份,许多人都把党证销毁了,陈波说:"就凭我这一只胳膊两条残腿,不是红军就是八路,有无党证一个样,落到敌人手里都是死。"所以他一直揣着党证打天下,伴随党证度难关。

    这张小小的党证,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伟大历史转变,也见证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党的一片赤诚之心。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共广东省委组织部主办

    中国电信广东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粤ICP备05073568号-3